正在加载图片...

钱币收藏家的快乐人生
2012-06-03 17:23:48   来源:贵州政协报   点击:


 钱币收藏家的快乐人生

——访贵州省钱币学会常务理事王善怡

贵州政协报报记者 丁双喜 袁知坚

  “这是仿贝,是商周时代随着经济贸易发展,为弥补自然货币流通不足而仿制的石贝、玉贝、骨贝及陶贝等,通称仿贝,分别用白滑石、玉石、兽骨及蚌壳等刻制而成;这是明刀、是燕国最重要的法定货币,铸于燕国商品经济最发达时期……”聊起与钱币相关的话题,我省著名钱币收藏专家、贵州省钱币学会常务理事王善怡兴趣盎然。
  因其收藏钱币历史长、藏品丰、钱币知识富,王善怡被收藏界誉为“贵州钱王”,见面后,王善怡小心翼翼地抱出一个又一个特制的木盒子,里面装满了古钱币,先秦的、西汉的、东汉的、唐朝的、南宋朝的、元明清的……各朝各代,都用细线装订在一张张硬纸板上,整齐地摆放在一起,旁边还附有钱币的文字说明。记者简直进入了一个钱币博物馆,在带领记者欣赏这些古钱币时,王善怡如数家珍、侃侃而谈,那份认真与投入,让记者不禁感叹:也许“乐从中来”大抵便是如此。

“要做就做最好”

  认识王善怡的人都知道,他执着、追求完美,“凡事要做就做到最好”,这是周围同事对他最直接的感受,哪怕只是一项业余爱好。
  在担任贵州商业学校校长的十多年时间里,王善怡带领该校从一所普通中专变身为“省部级重点中专”、“国家级重点中等专业学校”,并且还被省委、省政府授牌为“文明单位”。退休后,王善怡事业心未减,他热爱教育,尤其热爱职教事业,他认为,一个人的价值在于他(她)为社会做出了多少贡献,“人生的价值不是索取,而在于奉献”,在上级任命他担任贵州亚泰职业学院(贵州省第一所民办高校)党委书记一职时,他欣然接受。“这将是我人生的又一个起点,我乐意接受这样一种挑战。”王善怡说。
  其实,王善怡收藏古钱币的历史远比其从事教育工作的时间要早,可追溯到上世纪五十年代末,那时他才十多岁,可是已经对古钱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经常跑到旧货市场,用从早餐钱中省出的钱去买一些古钱币。
  在王善怡眼中,钱币收藏是益智、交友,陶冶情操,丰富自己精神文化生活,学习更多历史知识,了解社会变迁的一项爱好。生活中王善怡买衣买鞋,会左思右想,但在购买古币时,却从不吝啬。有时他会为得到一枚珍贵的古钱币而欣喜若狂,有时则会为错过一枚古钱币而惋惜遗憾好几个月。
  记得有一次,王善怡无意中在一位收购旧货的货郎那里看到两枚贰角银毫,其中一枚是民国十六年(1927年)福建省铸造的北伐革命军东路总指挥入闽纪念币;另一枚则是民国十六年(1927年)福建省铸造的北伐革命军北伐胜利纪念币。在王善怡看来,这两枚都是难得一见的好钱,并当场掏出三百块钱表示愿意购买。这让并不识货的围观者有些错愕,感觉不可思议,但还是很乐意地把钱币卖给了王善怡。事后,王善怡总不忘提起这次经历,“当时如果我没发现这两枚钱币的话,它们可能就会像垃圾一样被遗弃。”
  对于钱币收藏,王善怡在业内是出了名的“吝啬”,曾经有人戏称他收藏钱币是“只进不出”,用他的话说,就是有极高的“占有欲”。他从不对外出售古钱币,如果有人问他古钱币的价格,他会很反感。因为在他看来,古钱币因地域时空不同,往往价格都不会相同,如果交友时要将钱币作价来买卖,“我觉得那多少有点尔虞我诈”。
  现在,钱币的买卖越来越市场化,很多收藏者主要以盈利为目的,像他以前那样以币会友的形式越来越少。很多人一提起交换就先提价钱,这让王善怡有些失望,感叹收藏爱好者之间真正地从钱币中实现历史与文化的交流正在逐渐减少。
  王善怡时常怀念过去,在与钱币爱好者交流心得的时候,经常会因为相谈甚欢、志趣相投而互换钱币。即便是素未谋面的朋友,一番书信交流之后,彼此也会互寄钱币交换,补各人所缺,而很少会因价值不等而彼此抱怨。
  所以对于真正爱好钱币收藏的人,王善怡都很乐意交往。有一年,一位西藏的钱币收藏爱好者到他家拜访,表示想共同探讨一些收藏心得及彼此对古钱币的研究。王善怡记得很清楚,那一天两人谈得很投机,从早晨九点一直聊到下午四点,甚至忘了吃饭,中途他们还互换了很多古钱币,过程很愉快。即便是很多年过去了,每每提起这事,王善怡依然意犹未尽。但也令他感到遗憾,当天由于谈的太投入,对朋友未尽地主之谊。
  半个多世纪过去,王善怡如今已藏有近三千枚从先秦时期到现代的历代古钱币。其中不乏珍品,如宝黔局“光绪通宝”当百银钱,北宋徽宗年间发行仅三个月的“重和通宝”对钱,“嘉庆通宝”宝川局开炉钱,北伐革命军东路军入闽纪念钱币等都是极为珍贵的钱币,其中“宝黔局当百钱”系孤品。1986年,他与贵州省文物商店联办的“中国历代钱币展览”,在社会上曾获得过不小轰动。作为贵州省钱币协会的常务理事,王善怡在收藏界享有很高的声誉。

“爱者必有缘”

  王善怡能成为省内知名的古钱币收藏家绝非偶然,是恒久的热情、广泛的爱好和对自然、历史艺术特别感悟的必然。但除此之外,对于自己与钱币结缘,王善怡常说:爱者必有缘。
  其中令他印象深刻的是,1985年一个星期天的下午,一位初涉收藏的藏友小徐来到王善怡家,告知他在贵阳东门的地摊上,见到一枚光绪通宝小平制钱,背文有“当百”二字,他感到有些奇怪,想把此钱买下来,但对方说不卖,留着自己玩。
  刚开始,王善怡听了并不以为然,认为小平钱“当百”,只不过是一个臆造钱而已,并没放在心上。再欣赏王善怡钱币时,小徐再次提起那枚光绪钱,告知那钱背不仅有“当百”二字,还有两个满文,且品相精美,不像是民间随意铸造的。这激起了王善怡的好奇心,决意前往一探究竟。当天即前往,找到摆地摊的小商贩,由于之前就与商贩打过交道,彼此认识,于是,在提出要求看看那枚光绪钱时,小商贩欣然同意,将挂在钥匙扣上的光绪钱递给了王善怡。在接过这枚呈乌黑色的小平钱时,王善怡立刻被眼前这枚制作精美、品相完好的光绪钱给吸引了,钱的背面除穿上下有“当百”二字外,穿左右还有满文“宝黔”二字。这应该是贵州宝黔局铸造的钱币,是一枚贵州的土特产。宝黔局铸造当百钱,前所未闻。
  王善怡立马提出购买,但对方不愿意。这时,王善怡主张用多枚不同朝代的古钱币与之交换,立马得到了商贩的同意。求币心切的王善怡,立即赶回家,拿了一串古钱币,交给对方,并表示愿意拿出十枚交换这枚光绪钱,对方非常乐意地挑选了十枚钱,就这样交换成功。
  事后,王善怡得知这枚贵州宝黔局铸造的光绪通宝当百钱,是真正的贵州土特产,迄今为止,尚未发现第二枚。
  “你只要与钱币有缘,钱币自然会来找你,在我收集钱币的日子里,一些珍贵的难觅的钱币时常会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想着就是钱缘吧。”王善怡感叹。
  在王善怡家里,原本计划一个小时的采访,结果被延长到三个多小时。浏览他古钱币的同时,仿佛在浏览中国的历史。王善怡一边带领记者欣赏他的古钱币,一边帮忙做详尽的解说,从什么叫刀,什么叫布,什么叫五铢钱,什么叫通宝,哪个朝代发行的币种最多,秦朝为什么要统一货币,唐朝的“开元通宝”对之后历朝历代的货币产生了怎样的影响,直到近代方孔钱被最后使用等等。

    相关热词搜索:钱币 收藏家 快乐

上一篇:钱币收藏家——马定祥
下一篇:钱币藏家自曝心得:循环收藏 以币养币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4186076

邮箱:news_sy@chnart.com

微博: